• 要进一步加强残疾人组织建设,恪守“人道、廉洁、服务、奉献”的职业道德,更好地履行“代表、服务、管理”职能。 2018-08-19
  • 2015年至2016年,谢春朝利用职务便利,违规将本人以及大儿子、儿媳、孙子等6人确定为建档立卡贫困户;2013年和2016年违规为不符合条件的妻子和二儿子开具虚假证明,骗取危房改造补助款万余元。 2018-08-19
  • 台当局惊弓之鸟般的反应,显示出他们对李公使的表态非常在意,对他们现在搞的“隐性台独”这一套很心虚。 2018-08-19
  • 婶子说,前几年的积蓄也不知去哪了,米面叔叔要让她用秤秤着吃,这样米缸、面缸“神”会添满,上房墙上挂个红十字,不管家里有多忙,经常跪在前面祷告,祈求“神”的保佑,一天神神叨叨,弄得全家人不得安宁。 2018-08-19
  • 同时,由于使用国内一流的高岭土烧制,烧炉温度都能达到1200度以上,大大降低瓷砖产品对人体有害的辐射。 2018-08-19
  • 传统纸媒尤其是行业媒体当顺应大势,将微信等新媒体的发展理念、现代技术融入其发展血液,走融媒体之路,从初步探索走向深度融合,努力实现传播方式的新跨越。 2018-08-18
  • 大数据之大,不仅在于其大容量,更在于其大价值,并已成为除人力、土地、财务、技术之外的另一种重要的资源。 2018-08-18
  • 这些个人信息,如何保密  该平台开发单位,西安必特思维软件有限公司谭先生告诉大河报记者,他们在开发这个平台时,设置有不同层级的权限,保障信息安全。 2018-08-18
  • 随着汽车保有量的快速增长,我们的交通设施建设以及公民出行素质的提升都成了社会发展的必要课题。 2018-08-18
  • 不过,多国参与的搜寻潜艇行动仍在继续。 2018-08-18
  •   新疆送变电有限公司第一个领取“十二证合一”营业执照。 2018-08-16
  • 总而言之,随着中国影响力日增,国人的全球意识愈来愈强,“外效”与“自视”成为阅读需求的重要心理因素。 2018-08-16
  • 对于未来江苏绿色建筑的发展,陈宜明也给出了自己的建议:首先,要以科学合理的标准体系引导和规范绿色建筑的发展,实现“以现代的技术手段建造绿色建筑、以现代管理手段管好绿色建筑”,让绿色建筑按照人的需要运行和维护,满足人们生产生活的需要;其次,以先进实用的技术为支撑,坚持建筑是为人服务的基本方向。 2018-08-16
  • 在江西省公安厅禁毒总队的协调下,东湖分局缉毒大队成立专案组,对案件开展前期侦查工作。 2018-08-16
  • 不过,不少基金经理认为,虽然部分成长型个股的性价比已经逐步显现,但是全面的风格切换恐难以成行,可谓“星星之火难燎原”,中小市值股票的机会仍是结构性的,应当挖掘中小创版本的“漂亮50”,也即挖掘一些成长性细分行业中的新龙头。 2018-08-16
  • 大学生“手机依赖”该如何看待

    大学生“手机依赖”该如何看待

    大学生“手机依赖”该如何看待

    ComophototakenonMarch19,2017showsgoldeningotandjewelleriesunearthedduringanarchaeologicalexcavationatPengshandistrictunderMeishancity,SouthwestChina"sSichuanprovince.Morethan10,000goldandsilveritemsthatsanktothebottomofariverinSichuanprovinceover300yearsagohavebeenrecovered,archeologistssaidMonday.Theitemsincludedalargeamountofgold,silverandbronzecoinsandjewelryaswellasironweaponssuchasswords,knifesandspears.[Photo/Xinhua]

    大学生“手机依赖”该如何看待

      作者:朱昌俊  近日,麦可思研究院发布的一份中国在校大学生手机使用调查报告显示,超八成大学生存在“手机依赖”,日均使用手机超5小时,18点以后是大学生使用手机的高峰期。此外,79%的大学生在课堂上使用手机。

      如同前些年的“网瘾”一词,“手机依赖”近年来也成为一个热词,并且根据相关调查结果的“佐证”,呼吁警惕“手机依赖”的声音也似乎越来越大。

    这种呼吁的初衷不难理解,但“手机依赖”真的有那么可怖,值得如此忧心忡忡吗?  其实,到底何谓“手机依赖”,从来就缺乏一种准确的定义。

    像这次调查所指的超八成大学生存在“手机依赖”,其判断依据,似乎就是被调查的大学生日均使用手机超过5小时。

    而早在2013年,就有相关调查显示,“八成白领泡手机成瘾,北京白领日均使用近7小时居首”。那么5小时和7小时的差别到底在哪?是否由此就能说明大学生的“手机依赖”比白领低?这显然是个问题。  说到底,手机只是一款工具,如果承认这种工具在现实生活中的必要性,谈“依赖”也就未尝不是个伪命题。

    在今天这样一个移动互联网时代,智能手机的功能日益强大,像支付、打车、社交、工作、信息接收等等,远不只是过去单纯的通讯作用那么简单,手机对日常生活的介入越来越深,与人的紧密性越来越强。

    所以,有调侃称“手机已成为人的一个器官”,一定程度上看其实不算夸张,大部分人确实已经越来越难离开手机。

    就这个角度而言,可以说整个社会都对手机产生了依赖。

    那么,仅以使用手机的时间来判断一个人是否形成了对手机的“依赖”,就难言科学,就像不会有人谈“洗衣机依赖”、“冰箱依赖”一样。

      当然,当“手机依赖”被作为一种问题看待时,它往往被默认为是一种需要干预的“心理疾病”,比如使用手机在一些人那里成了下意识的行为,空闲时间被完全用手机来打发。

    这种倾向倒确实不值得提倡,也就是我们通常讲的要防“沉迷”。

    它对应的可能是时间的浪费,甚至是生活方式、人际交往的“异化”。

      应该说,现实生活真的到了完全“沉迷”于手机状态的人,终究只是少数极端,大部分人虽然用手机的时间长,要么可能与工作需要有关,要么或者是带有娱乐休闲目的的,从行为结果看,并不具有明显的外部伤害性,总体还是能够维持在理性范畴。

    这起调查就显示,虽然每名大学生每天玩手机的平均时间达到小时,但18点以后,也即课程基本上结束了的时间段,才是他们使用手机的高峰期。

    这说明,对于何时用手机,大学生们还是有着相对的时间区分的,并非如“手机依赖”所形容的那般非理性模样。

      几乎任何一种工具的产生和运用,都会带来相应生活方式的重塑乃至社会文化的改变。

    在电视机兴起的时代,也有人把那些拿着遥控器,蜷在沙发上,跟着电视节目转的人称为“沙发土豆”。

    但现在来看,“沙发土豆”并没有成为一个具有高度辨识性的群体,或者说,电视并没有对他们带来明显的负面影响。

    因此,就这个“前车之鉴”而言,我们似乎也没有必要对“手机依赖”抱以过多的担忧。

      至少在看得见的未来,手机对生活的介入或只是越来越强,对此的最好态度,与其说是杞人忧天般的“怀疑”,不如思考到底怎样才是比较科学的、理想的与手机打交道的方式。

    所以,一方面,不必戴着有色眼镜看待所谓的“手机依赖”,特别是像学校对于学生使用手机,不能只拿着“手机依赖”这样的大词,将学生玩手机当成洪水猛兽,进行过度干预。

    另一方面,较之于泛泛而谈的讨论“手机依赖”,确立和完善一些手机使用的“规则”,如学生在课堂上到底能不能使用手机,如果能使用,又该如何使用之类,或许更为重要和必要。

    (朱昌俊)[责任编辑:孙晓]。

    (责任编辑:相海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