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传统纸媒尤其是行业媒体当顺应大势,将微信等新媒体的发展理念、现代技术融入其发展血液,走融媒体之路,从初步探索走向深度融合,努力实现传播方式的新跨越。 2018-08-18
  • 大数据之大,不仅在于其大容量,更在于其大价值,并已成为除人力、土地、财务、技术之外的另一种重要的资源。 2018-08-18
  • 这些个人信息,如何保密  该平台开发单位,西安必特思维软件有限公司谭先生告诉大河报记者,他们在开发这个平台时,设置有不同层级的权限,保障信息安全。 2018-08-18
  • 随着汽车保有量的快速增长,我们的交通设施建设以及公民出行素质的提升都成了社会发展的必要课题。 2018-08-18
  • 不过,多国参与的搜寻潜艇行动仍在继续。 2018-08-18
  •   新疆送变电有限公司第一个领取“十二证合一”营业执照。 2018-08-16
  • 总而言之,随着中国影响力日增,国人的全球意识愈来愈强,“外效”与“自视”成为阅读需求的重要心理因素。 2018-08-16
  • 对于未来江苏绿色建筑的发展,陈宜明也给出了自己的建议:首先,要以科学合理的标准体系引导和规范绿色建筑的发展,实现“以现代的技术手段建造绿色建筑、以现代管理手段管好绿色建筑”,让绿色建筑按照人的需要运行和维护,满足人们生产生活的需要;其次,以先进实用的技术为支撑,坚持建筑是为人服务的基本方向。 2018-08-16
  • 在江西省公安厅禁毒总队的协调下,东湖分局缉毒大队成立专案组,对案件开展前期侦查工作。 2018-08-16
  • 不过,不少基金经理认为,虽然部分成长型个股的性价比已经逐步显现,但是全面的风格切换恐难以成行,可谓“星星之火难燎原”,中小市值股票的机会仍是结构性的,应当挖掘中小创版本的“漂亮50”,也即挖掘一些成长性细分行业中的新龙头。 2018-08-16
  • 她表示,展会展出的产品均为好佳益原创设计的新款产品,将会在所有的居然之家卖场进行推广。 2018-08-15
  •   距离规定时限只有4个月时间,目前,注册工作进展如何?未来会给行业发展和消费者带来哪些影响?会上,多位专家对此展开说明和讨论。 2018-08-15
  • (中红网王忱摄)黄静波虽不能言,但哀恸已经写在了他的脸上。 2018-08-15
  • 1928年,余光中生于当时的国民政府首都南京,日本发动侵华战争以后,余光中随父母迁往重庆,并在那里度过了中学时代。 2018-08-15
  • ”《南京痛苦的嘶吼》,长米、宽米。 2018-08-15
  • 93岁敦煌石窟保护专家孙儒僩:一生危崖千窟游

    93岁敦煌石窟保护专家孙儒僩:一生危崖千窟游

    93岁敦煌石窟保护专家孙儒僩:一生危崖千窟游

    这些举措有些是由省级层面出台规定,有些则是由地市级层面发文试行。

    93岁敦煌石窟保护专家孙儒僩:一生危崖千窟游

    [原标题]一生危崖千窟游记93岁敦煌石窟保护专家孙儒僩鹤发童颜,思维敏捷,笔耕不辍……93年的沧桑岁月,在孙儒僩身上似乎没有留下深重的痕迹。时光倒回71年前。

    1947年夏,得知国立敦煌艺术研究所招人,刚从四川省艺术专科学校毕业的孙儒僩怀着对莫高窟的憧憬远赴西北。迢迢四千里路程,整整走了25天,一路树木寥寥,黄沙漫漫。

    经过一个叫甜水井的地方,他掬起一捧水尝了尝,又苦又涩。

    那时的莫高窟几成废墟,积沙甚至高达四五米,封堵了窟门。作为研究所第一位建筑专业人才,孙儒僩开始测绘木结构窟檐、临摹壁画中的古建筑。

    我们不讲工作时间,白天搞业务,晚上点个油灯练习线描。

    平时还要薅草、割麦子、喂牲口。

    1950年,敦煌文物研究所成立,后专门设立保管组。

    孙儒僩等人清流沙、装窟门、封护岩体,尽量减少自然对洞窟的破坏,并对部分北魏时期洞窟进行了加固。

    那时缺乏保护经验,但面对千年瑰宝,我们没有轻易动手,提出试验性加固,要求工程可逆。

    孙儒僩回忆,当时他不仅要设计方案,还要参与施工。

    一块四五百斤的花岗岩只靠4个人搬。

    孙儒僩成为敦煌石窟保护先驱者之一,一干就是一辈子。

    其间,他还参与了榆林窟、西千佛洞、麦积山石窟、炳灵寺石窟的保护工作。

    莫高窟拥有万平方米缤纷绚烂的壁画,但在孙儒僩眼里,洞窟意义分外重大:壁画塑像的载体是石窟,石窟一垮,什么都没了。

    他和同事们穷尽心力,让一方方石窟延年、屹立。

    半个多世纪过去,走在莫高窟,历年的加固工程随处可见,石头墙与自然融为一体。

    1993年,退休了的孙儒僩又被返聘,回到原来的岗位。

    敦煌磨砺了我,我离不开它,这就是我的敦煌情节。

    孙儒僩说。

    记者了解,晚年的孙儒僩仍心系敦煌,将保护历程与经验凝结成文,出版了《敦煌石窟保护与建筑》等书籍。

    2003年起,孙儒僩开始撰写回忆录,将久远的莫高窟往事,一代代敦煌人的治学、奋斗精神还原于世,激励后人。

    孙儒僩两次罹患癌症,耳朵也听不大清了,但精神状态仍好,记忆力奇好,莫高窟735个洞窟,哪个窟里有啥,都记得清清楚楚。

    孙儒僩去年做了白内障手术,手术未能成功,眼前常是重影,但他没放弃写作。

    去年8月,烈日炎炎,92岁的他拄着拐杖再赴敦煌,查阅资料构思论文。

    我一生只做了一件事,那就是石窟加固。

    奋斗基于对对象的理解认识,只有看到它的价值,才情愿为之付出。

    孙儒僩说,在光耀千秋的敦煌艺术面前,自己非常渺小。

    莫高窟是孙儒僩一生的挂念。

    在他妻子、毕生致力于敦煌壁画临摹的艺术家李其琼去世后,孙儒僩写下一首词:当年万里苦追求,相伴赴沙洲。

    宕泉坎坷寻梦,危崖千窟游。

    事未就,鬓已秋,伴西游……。

    (责任编辑:完颜野雪 )